胡新民|《枯木逢春》的硬核:论文重要,还是

胡新民|《枯木逢春》的硬核:论文重要,还是

时间:2020-02-12 18:24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【本文为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】

在当前以举国之力迎战新型肺炎疫情之际,一篇2020年1月25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论文,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推到了风口浪尖,引起了来自各方面的强烈质疑。论文作者及其所在单位也回复了那些质疑,但风波并未得到平息。在此事发生前一篇发表在《文化纵横 》上的文章所言:《从抢救人命到抢发论文: 谁在扭曲科研人道?》(作者:田美、陆根书 )

此文原载《复旦教育论坛》2016年第5期,这次重新发表在《文化纵横》微信号上,编者特地加了导读:

【“近期,与疫情防控相关的科研发表问题引发争议,日前科技部已下发通知,要求各科研单位与科研人员勇挑重担,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,把科研成果应用到疫情防控中,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,不应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。透过这一风波,科研创新的人道意义、科研领域的考核评价与利益分配等问题再次凸显出来。”】

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,特别是在防治传染病流行方面。1961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制作的《枯木逢春》,真实地反映了当年消灭血吸虫的情形。影片中反映的党的坚强领导,特别是毛泽东的高度重视,坚决依靠人民群众,坚持中西医结合等等,不但指导了后来的以“赤脚医生”为标志的农村合作医疗的蓬勃发展,而且对今天仍有很强的指导意义。其中最值得回味的就是当下提出的“从抢救人命到抢发论文: 谁在扭曲科研人道?”

《枯木逢春》的故事梗概:解放前,江西血吸虫病肆虐,方老爹、方妈妈一家逃难来到浙江,怎知这里也是血吸虫病重灾区。不久,方老爹病死异乡。方妈妈、儿子冬哥和童养媳苦妹子在逃避四处抓壮丁的国民党士兵而逃散。苦妹子无奈之下另嫁他人。解放后,党和政府为了根治血吸虫,成立了血防站,并派来医生指导群众群防群治。此时苦妹子的丈夫已患病死去,她自己也患了病,在血防站意外重逢失散多年的冬哥,两人述说离别之苦,冬哥对她的遭遇充满同情。方妈妈也终于见到失散十年的苦妹子,当知苦妹子患了血吸虫病并到了难以治愈的晚期,她十分揪心,因担心儿子也被感染,她劝儿子离开此地。

【“这时,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,毛泽东主席亲自视察血吸虫灾区,组织全国各方面力量帮助血吸虫灾区解除疾病折磨。血防站采取标本兼治的防治措施,抢救血吸虫病患者的生命;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下,苦妹子脱离了险境,病情日见起色。不久,苦妹子完全恢复了健康。获得新的生命和幸福的苦妹子和冬哥结了婚,生了一对白白胖胖的双胞胎。”】

其中有这样一个情节:在抢救患者苦妹子的关键时刻,从省城来的血防站副站长,主治医生刘翔,接到他的导师、传染病权威的来信,通知他到省城作有关灭螺的报告,并告诉他国外医学杂志约他发表论文。血防站站长罗舜德,一位在部队从事过卫生工作的退役军人,恳切希望他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要离岗,但刘翔坚持要去。刘翔到省城作了成果介绍后,他的导师向在场的同行们说,刘翔的科研成果将会在国外期刊发表。但是使这两位失望的是,从卫生主管部门的领导,到听报告的同仁们都认为,在血吸虫病肆虐之际,一定要把救治病人放在第一位。有位医生激动地对他说:

【“病人把我们看作是毛主席派来的救星!”】

刘翔情绪低落地回到血防站。和他一起被派到到血防站工作的,刚从医学院毕业不久的妹妹,以自己的体会,推心置腹地做哥哥的思想工作,并告诉哥哥,她已经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在大家的帮助下,刘翔终于逐步醒悟过来。苦妹子的病,经过中西医结合的救治,终于好转。

这个情节,与六十年后发生的这起论文事件,何其相似乃尔!是不是值得今天的我们反思?

《枯木逢春》的电影是根据同名话剧改编的。话剧上演时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。当时媒体发表的一位剧评人的文章很有代表性:

【“看《枯木逢春》的演出,好几次听到邻座的唏嘘声,看来泪湿手帕的人还真不少哩,不是观众善感,的确此剧感人至深。我初读王炼同志的剧本时,也好几次泪花直转。作者写防治血吸虫病斗争的故事,但不是停留在一般治疗过程的叙述,而是通过自己深入生活,结晶了对许多复杂现象内在本质的认识与评价,描绘出旧社会灾难的遗留物——血吸虫病的全部严重性。它不仅威胁某些病人的健康与生命,而且绊羁了整个地区向社会主义前进的步伐。这就大大突出了党提出消灭血吸虫病这一斗争的重大意义。”】

在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,《中国电影报》发表《新中国70年现实题材影片创作回顾: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,以现实主义精神反映时代的历史巨变》一文,称《枯木逢春》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“涌现了一批歌颂新生活、深刻反映社会现实的影片”之一。

由于同名话剧大受欢迎,编剧王炼受著名导演郑君里之邀,将其改编为电影剧本。著名影评家袁文姝写道:

【“正在最近放映的国产新片中,《枯木逢春》是一部引人注目的作品。著名的电影导演郑君里同志,在拍摄了《宋景诗》《林则徐》和《聂耳》等传诵一时的作品之后,把他们的视野从革命历史转向当前现实,摄制了《枯木逢春》。在创作上不断开拓新的领域,探求新的内容和与之相适应的艺术形式,显示了艺术家的旺盛的创作热情和不倦的创造精神,这是十分可喜的。”】

影片还有三点值得一提:第一、影片音乐的主旋律是毛泽东的诗《送瘟神》;第二、血防站罗舜德站长对刘翔说:

【“人哪,那是最宝贵的。旧社会把人们的健康夺去,新社会一定要把人们的健康夺回来,这是我们的责任!”】

罗舜德的话,不就是今天的“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”吗?

【胡新民,察网专栏学者,独立学者。】